志愿军罕见一仗:一个连攻打一个团,最终为何仍然获胜?


  1951年农历腊月26日的晚上,志愿军第二十六军七十八师二三三团一营一连接到上级紧急命令,要求一连必须在次日早八点之前攻占黑虎山阵地。

  当夜九点,连长文新育就率领全连200多人(是经过补员后的加强连)趁着夜色出发了。

  黑虎山名不见经传,但它有着举足轻重的战略意义,夺取它,就是为志愿军南下扫除一道屏障。但由于团部的侦察失误,使得团营连三级指挥员都严重低估了占据黑虎山的敌人兵力,险些完不成任务。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连来到黑虎山下。选择了一处有利地形后,连长就命令全连隐蔽前进。战士们立刻分散在荒树林里,悄然地向山上靠近。

  1564466204451462372.jpg

  起初山上鸦雀无声,当一连距离山顶还有200米时,可能是谁不小心踩落了石头,发出了响动,引起山上敌人的一阵机枪声。

  战士们握枪的手沁出了汗,却没有一个开枪的。因为连长文新育交待得很明白:谁要开枪暴露目标,定会严惩不贷!

  山上的守敌没有听到还击的枪声,所以机枪响了一会儿就停止了。一连指战员抓紧时机向山头逼近。当距敌人不足150米时,文新育突然扯起嗓子高喊:“同志们,冲啊——”战友们立刻集中所有的火力向敌人阵地发射,并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1564466204428701765.png

  敌人似乎被志愿军发起的这次突然袭击惊呆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接着便雨点般地疯狂扫射。志愿军进攻受阻,打了好一大阵子,仍未前进半步。眼看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指战员心急如焚,连长的嗓子都沙哑了。

  随着敌军机枪的疯狂扫射,不时有志愿军战士中弹倒下。三班长房春海怒不可遏,抄起一挺轻机枪奋不顾身地冲在了最前面。战士们深感震动,跟随他奋力地向山上冲去。

  100米、80米、60米……距离在缩短,胜利在望。短兵相接时,机枪无法扫射,志愿军将士干脆与敌人展开了肉搏。虽然是黑夜,看不见刀光血影,单从声音里就会知道其场面是令人惨不忍睹的。

  1564466204675929784.png

  拼搏了几十分钟,一连终于占领了这段阵地。但山上还有很多敌兵把守的阵地需要他们去夺取。房春海抱起机枪,与战友们一道向另一阵地拼命地奔去。

  好在是在山顶,比刚才向山上进攻时轻松多了。跑着打着,突然一名战士扑在房春海前面倒下了。穿过黑烟,房春海发现一挺机枪正向他这边吐着火舌。

  直击毙这名敌人后,房春海才豁然明白,是这位小战士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面他自己却倒在了血泊之中。这个小战士才只有十八岁呀!

  1564466204591226279.png

  但战斗极其激烈,容不得战士们想别的,只有占领全部阵地,才能对得起死去的战友。房春海等战士带着悲愤和伤痛,奋力地冲向敌群……

  事后一连指战员才得知,守备着黑虎山的敌军根本不是一个连,而是整整一个团的兵力,有1000多人。好在他们是分段驻守,况且发现志愿军又晚,给一连的进攻带来了可乘之机。一连集中全连兵力,一股一股地吃掉守敌,占领的阵地也在逐渐扩展。

  由于敌军是分兵把守,因此战斗打响后,他们只顾驻守各自的一小段阵地,根本没想到去增援其它地段,也没有想到协同作战。真不知道阵地指挥员是怎么指挥的。

  1564466204513208756.jpg

  当战斗接近尾声时,敌军派出了飞机来增援,但是为时已晚。如果在一连冲锋开始之际来援,那一连可就惨了,几枚炮弹下来,不说全军覆灭也差不多。

  由于敌我双方混杂,敌机无法扫射和轰炸,盘旋了几圈后,唯恐出现意外,只得狼狈飞去。

  这场苦战持续了6个多小时,一连终于占领了整个黑虎山,比原定计划提前了2个多小时。全连指战员兴高采烈,他们忘情地欢呼着、雀跃着,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忽然,他们又相对着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战友们的脸上都是一道道黑乎乎的印痕,恰与黑虎山相吻合。

  1564466204384181963.jpg

  连长文新育却没有笑,他笑不起来。是啊,朝夕相处、同甘共苦的战友,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几十人了!

  尽管这是一场罕见的漂亮仗,尽管他们仅一个连的兵力攻占了敌人一个团镇守的黑虎山,尽管全连歼灭俘虏了一千多敌人并提前两小时完成了作战任务,文新育仍笑不起来。

  直到战斗结束后,团营两级首长才惊讶地得知,由于情报失误,导致一连杠上了敌军整整一个团。然而此战竟然以一连获胜而告终,这又让他们万分欣喜。此战也是志愿军历史上非常罕见的兵力远远处于劣势仍以少胜多的一场漂亮仗。

  庆功会上,一连和三班分别荣立集体一等功、集体二等功,三班长房春海也荣立个人一等功。

达到当天最大量